梅花香自苦寒来 - 翰墨人生 - 华夏人物文化网
登录 注册

华夏人物文化网

搜索
华夏人物文化网 华夏人物文化网 翰墨人生

梅花香自苦寒来

2017-4-21 23:12 发布者: zhrwwhw 查看: 1302 原作者: 金伟忠来自: zhrwwhw


——著名书法家王朝宾先生的从艺之路

   今年五月十二日,河南著名书法家王朝宾先生书法展将在上海图书馆开幕,日前获观朝宾先生新出书法册,爱不释手,拜赏之余,不得不令我这位昧于八法者,感想翩跹。

   早在八十年代初期,朝宾先生即以笔墨淋漓、变化莫测的狂草名震书坛。1984年的首届中原书法大赛对中国书坛影响颇大,令人注目。大赛评比,朝宾先生的作品一举夺金,捧走了光环昀照,万人仰慕的一等奖,从此,中国书坛上升起了一颗耀眼的新星。之后,他又获得首届龙门奖二等奖,参加了国际书法展、国际临贴展、首届墨海弄潮展、全国二至五届书法展,首届、第二届全国中青年书法家作品展、首届全国楹联书法展、中日书法作品联展等重大国内外书法展,出版有《中国书法通鉴》、《民国书法》、《汉碑全集》、《毛泽东诗词书画精品典藏·欣赏》等专著,又有多部个人书法集行世。

    醴泉有源,芝兰有根。要认识王朝宾先生的书法,不妨从他的学书过程和他的艺术思想说起。朝宾先生近七十年的学书生涯,如孙过庭在《书谱》中所云:“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在五十几岁所撰《半百回眸》一文中,王先生把四十余年的学书历程分为三个阶段:早期为打基础、正手脚;第二阶段为扩大基础面,注意实践与理论的结合和相互验证;之后是远离社会的喧嚣,以平常心,写平常字,收缩目标,以古雅蕴藉为归。这个历程,正与孙过庭《书谱》中的三阶段相通。

    “初学分布,但求平正”。先生六岁时即接受其父亲王仰三先生的庭训,以读书写字为日课,寒暑不辍,这为他以后成就的获得,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十五岁时开始临欧阳询的《九成宫》。为了把握汉字的结体规律,潜心临了黄自元的间架结构九十二法,接着又临习顔楷。他在回忆起这段学书经历时说:“这几年中,我写字很下功夫,上学时的大部分业余时间都用上了,一天要临写一百多个字。后来参加工作了,也没有间断。”其间就有了一则则动人的学书故事:家里来了客人,上街时,把买菜的事忘在了脑后,却买回了几本字贴;将爱人留给他购衣的“专款”挪作它用,抱回了一刀宣纸;腿脚受伤感染,肿疼异常,不能着地,便用凳子把腿脚垫起来坚持写字,爱人心疼地劝他休息,他却诙谐地说:“写字可以镇疼”……真如王澄 先生在《王朝宾的书法过程及成就》一文中说:“朝宾度过了那一段又一段非常的岁月,时光的逝去没有给他留下遗憾,他为书法奉献了他的全部,书法也无私地给了他应得的回报”。

    “既知平正,务追险绝”、厚积薄发。文革中,他认识了碑贴字画研究者侯绍仁先生,从其建议,碑贴并重,博采兼综,熔于一炉。为此,他先后临习了《郑文公碑》、《石门铭》、《二爨》、《崔敬邕》、《始平公》、《张猛龙》、《张墨女》、《前秦广武将军碑》、《泰山金刚经》等六朝碑刻和《石门颂》、《尚博碑》、《乙瑛碑》、《封龙山颂》、《西狭颂》、《衡方碑》、《尹宙碑》、《孔宙碑》等汉碑。草书从《十七贴》入手,广临二王法书以及张旭、怀素和当代林散之的草书,章草则以《月仪贴》、《出师颂》为主,对碑刻中的六朝民间造像题记犹感兴趣。这个过程是他博取众长的阶段,也是追险绝的时期,一心把字写得奇趣汪肆。

    然而学习书法,最难在于把握古人的气息。自清季以来,学习汉魏晋唐者不乏其人,能真正得高古风韵者,能有几人?“下笔便到汉人处”,这是 先生梦寐追求的目标,为此他足足为之奋斗了十多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艺术基于生活实践,灵感来自迁想妙得。张旭观公孙大娘舞剑而感悟,雷太简闻江声而笔法精进,文与可见蛇斗而草书长。天地间万物多有灵性,只是在于你是否去认识发现它,更重要的是去触类旁通地去运用通融它。1982年他去孔庙,那参天的古柏、巍峨的殿宇所铸成的古穆壮严之气象,使之心灵为之大震:“这不就是庙堂气吗?这就是我心目中追求的一种书法至高境界”。他说:“这种感受在心中迥旋了十多年,每逢写隶书,我心里都浮现这景象。”为了深刻体味这种感受,之后他又去孔庙三次,将庙堂大气融入了作品风格之中。

如果用苛求的眼光来挑剔,朝宾先生八十年代初期的草书为了强调作品的视觉效果而有意追求线条、墨色的变化,尚觉险绝有余,略有火气,内涵不足的话,很快他就认识到了这些问题,开始攻读古代书论,以“理论武装书法”,由此便有了他那“实践与理论的结合和互相验证”。他认真研读了《艺舟双楫》、《广艺舟双楫》、《书谱》、《续书谱》、《华苑菁华》、《艺概》和当代潘伯鹰的《中国书法史》、沈尹默的《书法论丛》等书法论著,以及大量的文史哲和美学方面的典籍,并写下了三十余万字的理论文章,这真是他治学、写字的心得体会。他在1989年全国第二届书法理论讨论会上《尚势出新的民国书法》一文,被书法界公认为是“改革开放以后第一篇最有分量的研究民国书法的论文”,文中他率先提出了“民国尚势”的观点,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开启了研究中国近现代书法史的先河”。洪丕谟先生认为:“大凡有所建树的艺术家,必定是善于思考问题的思想家,或者说是哲学家”。此诚乃识者至言。朝宾先生的书学著述,思绪活跃,深入浅出,常有独到的见解,发前人之所未发,让人咀嚼和回味。例如对于字内功和字外功,他说:“如果字外功不与字内功相联系、相融合,在书法作品中不可能写出学问气来,其关键是架起字外功与字内功之间的桥梁,那就是书法理论,理论用以提高对书法艺术本质的认识和理解”。

    对于书法“创作”,他有一段很有意思的话:“今日称之谓美术、书法创作,在过去称之谓画画、写字。创作二字是新名词,包含着西洋人的思维因素,我总觉得它与中国的传统文化艺术的实际状况有距离。创作二字在很大程度上包含有科技意识和制作成分,需要先构图设计,修改草样,然后按定稿式样制作出来。用这样的方法产生出来的作品,科学成分就多一些。而中国的艺术,特别是书法就不是这样,一幅作品的产生往往是抒情达意式的,无间心手,忘怀楷则。因而书法史上最杰出的作品《兰亭序》、《祭侄稿》都不能用创作二字来准确说明,而用一个‘写’字来说明确最为贴切。创作有始造、制作之意,写有移情、传达之意。书法作品用创作来产生,其后果必然导致(影响)作者去追求作品的外在形式,较少关心作品中所注入作者的真性情。有人提出书法作品形式至上,展览至上的观点,究其根源与强调书法的创作意识、制作行为是有很大关系的。既然‘写’字已完整准确地道出了书法作品的产生过程,为什么还要用‘创作’二字去误导青年呢?难道使用‘创作’二字就一定会使书法作品的学术品位提高么?”他的书法作品,就充分显现出他这种不尚经营雕琢,字里行间流淌真挚情感的美学特点。

    “既知险绝,复归平正”、“以平常心,写平常字”。1992年以后,朝宾先生有意地进行自我调整,逐步复归内敛中和之道。在各种关系网笼织的当今社会中,能远离种种的喧嚣,摆脱时人的习气,耐得住寂寞,以古为师,不为世风书风所染,凭真才实学,在书坛中占一席之地,谈何容易?不为名利所动,更是何等的可贵!如当代书

    画泰斗孙其峰先生所言明理:“书法是文人的事,因而只有学问深邃的人,才能写出典雅与渊茂;书法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因而只有熟知中国文史(特别是书法史)、善于把握传统的人,才能足踏正道,学有所成;书法是艺术中事,因而只有才情卓绝、感悟力强的人,才能意深格高;书法是吃功夫的事,因而只有耐得寂寞又勤勉精进的人,才能大成”(《王朝宾书集》序)。凡此种种,朝宾先生兼备。经过多年潜心淬炼,其书艺日渐成熟。翻开1999年河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王朝宾书法集》,都是“第三阶段”“复归平正”的转型作品。孙其老这样评价:“(其)作品特色是雅正、是文人字”、“字如其人,正正堂堂,实实在在,不做作,不摆花架子”、“是一种古雅蕴藉的境界,温文尔雅”、“对当前青年书学坚持正确的书风会有促进作用”。

     时光悄悄地进入了二千年,此时的朝宾先生又暗暗地为自己立下了新的目标和追求:“我计划在几年里,再来一次务追险绝和第二轮复归平正,不知道能否实现。我认为三个阶段与螺旋上升的道理是相通的,升两圈胜于升一圈”。为此他又付出了整整十六年的书法和理论上的辛勤探索和实践,花大力气提高自身的综合学养。

    论“学问深邃”,他研读历史、哲学、艺术、美学、诗词、禅学等,对传统国学无所不涉。

    说“熟知书史”,作为《汉碑全集》实际作者,考察汉碑足迹遍及全国十数省,成为河南省博物馆建馆以来阅读、研究整理馆藏全部汉碑拓本的第一人;也是迄今为止对国内各地旧藏和新出土汉碑原石进行实地全面考察的第一人。为此,他订校了过去学者著录、鉴识之失,同时阐述了因石质、刊刻工艺、拓手等不同情况而产生拓本和原刻之间存在的差异,对汉代书法的认为有了质的飞跃。

     讲“感悟力强”,他从脱去树叶、枝干遒劲有力、生机勃勃、屈伸交错的泡桐树上顿受启发,“这不就是草书吗”?又从陕西秦腔高亢悲怆的曲调中深深感悟“这真是我草书中需要的笔墨境界和情性!”

     就“勤勉精进”而言,他清远淡泊,超然尘外,归璞返真,最多的一个月,竟然挥去了十刀宣纸。为了减少学习的盲目性,增加学习的有效性,他的治学方法既让人颇耐寻味,甚至感到有趣,即定为楷书年、隶书年、行书年、篆书年的学习规划,并付诸实践。综合系统而有所侧重的探研,数十年来朝宾先生涉及真、草、隶、篆、行诸体,可以说无所不精,“上承魏晋气韵,下接汉唐风骨,既与古人和而不同,又与时风拉开了距离”。无论是高三米长十余米的恢容巨制,还是方寸之间的盈尺小品,都有古雅蕴藉、朴质苍健,畅酣淋漓的鲜明个性和审美取向。九十七岁的孙其峰老先生在《王朝宾书法作品选》序中称其已近于大成,诚非过誉也。

    这位八十年代就驰名中国书坛的著名书家,将携近作来沪上展出,相信会带来不一般的视觉冲击和学术思考,我们热切期盼并祝展出成功!









责任编辑夕林

专题>>

图片新闻

    中国旅游协会文化体育旅游分会在京成立

    蒙山大佛的前世今生

    天下九塞,雁门为首

    我国北方道教圣地之一——北武当山



版权所有:华夏人物文化网 业务联系电话:联系人:13015470872 15535168404 殷先生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经营项目| 组织机构| 客服服务|
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百度凤凰网腾讯网人民网新浪网中央人民政府中国干部网管理与法制网